優秀言情小說 超神寵獸店 起點-第七百二十一章 鎮壓女帝(萬更求訂閱求月票)看書

超神寵獸店
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超神宠兽店
“传奇大人,求求您给我一个位置,让我的孩子能够进去,她还小,才刚过完六岁的生日……”
有战宠大师驾驭飞行宠兽,飞到苏平数百米外,跪在自己的战宠背上,脑袋咚咚地用力砸下,似乎要将脑袋磕碎。
在其身边,是一个精雕玉琢的小女孩,抓着其胳膊摇晃,想让自己的父亲不要磕头,急得眼泪哗啦啦地掉,看得令人心碎。
“传奇大人,求您让我妻子进去,她现在还有身孕……”
远处,有封号冲了过来,双目发红,给苏平当空跪下叩首,发出卑微至极的哀求:“来世我给大人您做牛做马,永生永世为奴,求您了,求求您……”
越来越多的人冲了过来,有的想要自己进去,有的是想将自己身边的亲人送进去。
苏平的脸色笼罩在阴影中,周围的哀求,声声入耳,站在苏平旁边的纪原风等人都是动容,脸色难看无比。
看到苏平没做出回应,纪原风咬牙,做出决定,指出人群中那位要将怀有身孕的妻子送来的封号,让其妻子进去。
得到纪原风的回应,这封号大喜,将脑袋连连磕在空气上,感激涕零地道:“多,多谢大人,有来世,我一定给您做牛做马,报答您……”
“快去吧。”
纪原风连忙道,随即又在人群中点了一些人,这些人大多都是弱势群体,是孩童,是女人,至于其中的老人,纪原风看到了,但在犹豫之下,还是选择了将希望留给下一代。
很快,在这些人的涌入之下,店内再次饱满。
而在外面恳求的人中,还有很多的妇女和孩子,尽管这些人只占在场人数比例的三分之一,也多得吓人。
毕竟,在场已经聚集了接近千万人,密密麻麻的,将附近大半个区都给填满了!
看到哀求有效,越来越多的人上前磕头恳求,这让纪原风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,他知道,已经没那么多席位了,而眼前需要拯救的人,太多了!
甚至,在他们还没看见的更远处,还有更多的人,都还在等待被拯救…
这一刻,在场的众多传奇,都是沉默无言。
他们平日里纵横天地,享受世人尊崇,但这一刻,他们却感觉自己就像斗败的公鸡……
在这灾难浩劫面前,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数的人倒下,想要挽救,却没有能力挽救任何人,甚至,连他们自身,都得依靠苏平提供的庇护所,才能保命!
悲哀!
深深的悲哀!
“唐家男儿,随我出来!”
陡然,店内的安全区域中,传来一道粗犷却铿锵有力的声音。
紧接着,便见一位身材健壮的中年人,艰难地从人群中挤出,走了出来,他正是唐家的上任族长,唐麟战。
在他的号令下,里面陆陆续续不少人走了出来,都是男性!
其中大多都是年轻人,但也有老者跟少年,最小的看上去十八九岁,而其中的老者,更是满头华发。
“唐家儿郎,还能再战!!”
唐麟战大吼道。
他的声音响亮,传遍全场,让所有人都是怔住。
而在店内深处的人群中,唐如烟却是呆住,望着那走出店外区域的伟岸身影,她的记忆忽然间像是出现模糊的重叠,依稀间小的时候,她每次跌倒,也都是那道伟岸的身影,站在了自己面前。
只是后来随着她担任‘面具’后,那道身影不见了,更多的是严厉的批评,让她不断上进…
父亲……
她感觉喉咙像哽噎住,所有的怨气,在这一刻忽然消散。
“嗯?”
高空中,秦渡煌和周天林有些惊异地看着他,没想到这位唐家族长,居然有这份血性,居然甘愿留下。
要知道,留在外面,就意味着死!
必死无疑!
“感谢苏先生,收留和庇护我们唐家的女眷,唐某无以为报!”这时,唐麟战向半空中的苏平拱手,大声说道。
众人看向苏平,却发现看不清苏平的表情。
而苏平也没有反应。
唐麟战深吸了口气,他走出来既是因为血性,也是希望能用他们的生命,让苏平一直允许他们唐家的女眷在里面待下去,不会被人替换出来。
先前跟苏平的摩擦,他心中始终有顾虑,所以才如此决然地走出。
只要唐家女眷还在,唐家就不会灭绝!
而他这位族长,也算是尽职尽责了,对得起当年他的父亲,将族长之位交托给他!
就在唐麟战这么想的时候,忽然间,他听到了一道清亮的声音传来:“唐家,也没有弱女!”
这声音锐利,虽是女子之声,却有不让须眉的气势。
只见店内的人群中,冲出一道娇小可人的身影,正是唐如雨。
在店内的唐如烟看到这一幕,登时怔住。
唐麟战脸色大变,急忙转头,怒喝道:“你出来做什么!”
“唐家如今有姐姐在,已经不需要我了,我留下来陪您!”唐如雨望着唐麟战,认真说道,她的眼神似乎在说,父亲,我知道你的想法,所以,我也来陪你了!
“胡闹!”
唐麟战大怒道。
“我心意已决!”唐如雨直视着他,目光灼灼。
唐麟战怔住,到嘴边的话,已经说不出来。
高空中,众多传奇都是脸色复杂,有的人眼中露出倾佩之色,对这些唐家人,肃然起敬,有的人却是转过头,似乎不敢再看他们。
“秦家儿郎,也出来罢!”
就在这时,秦渡煌忽然也开口道。
他们秦家离得最近,苏平店内的区域中,也有不少是他们秦家的人。
随着秦渡煌的话,顿时有不少人从里面走出,有老有少。
“哈哈哈,我刚才就想出来了!”
“我堂堂秦家,岂惧一战?!”
“不就是死吗,我从出生就在等这一天了!”
“我们秦家,不会输给你们唐家!”
越来越多的秦家族人走出,其中一些秦家族老露出豪迈的笑容,道:“一把破骨头,也活够了!”
周天林看到此景,咬了咬牙,也大吼道:“周家儿郎,出来!”
里面顿时有不少周家族人冲出,丝毫不甘示弱,似乎此刻留下不是赴死,而是要等待领奖一样,充满骄傲!
而人群中,还缩了一些族人,周天林看到了,脸色有些难看,但没点破,毕竟,里面的秦家也缩了一些年轻的族人没出来,显然都是怕死之辈。
既然怕死,强行叫出来丢了自己家族颜面不说,也没什么意义。
随着各大家族的人走出,空出了上万人的位置。
纪原风见状,连忙将先前那些弱势群体安排进去,不过,这空出的上万人位置,很快又再次填满。
如果说苏平的店是一个水杯,那么外面就是一片汪洋,只需要倾斜一点点,就足以填满溢出!
更多的人,依然没有位置,只能绝望等死。
“苏老板?”
薛云真看到苏平从刚才开始,就一直沉默不语,有些不安地叫了一声。
过了数秒后,苏平才慢慢转动了下脖子,抬头朝她看了过来,道:“我没事。”
薛云真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,低声道:“你别气馁,你已经尽力了,我们都尽力了,要没有你的话,我们谁都救不了,要怪就只能怪,那深渊之主太强了吧……”
苏平嘴角微微牵动,没说什么。
就在这时,陡然一道冷冽至极的声音响起:“都在这呢……”
只见虚空荡漾,海帝的身影从中缓缓走出,雪白的长腿摇晃着动人的光泽,她的出现,让此地的温度都骤降了,地面都悄然结冰。
众人脸色顿时变了。
海帝居然来了!
她是星空之下,最强悍的天命境妖王,居然杀到了这里!
在海帝出现时,她背后接连浮现出虚空之门,从里面走出了善恶、海龙、七罪、彼岸等众多天命境妖王,在其他三面的天命境妖兽,此刻大多都出现在了她的身边,将前方的建筑完全压塌,散发出恐怖的魔威!
赶到此地的众人全都惊悚了,一时间尖叫声四处响起。
连待在店铺里面的众人,也都吓得尖叫起来。
那些在电视中看到的恐怖怪物,居然降临在了眼前,而且跟电视中看到的截然不同,电视里只能捕捉画面,但眼前,却是货真价实的,那散发出的恐怖气息,异常的真实,犹如实质性的魔爪,渗透过来。
不少人都感到窒息,恐惧得双腿像筛糠般抖动,其中大半的人,甚至已经屎尿齐流,遍地狼藉,弥漫出恶臭的气味。
还有一些人,更是当场昏厥了过去。
“都聚在一起,这样正好,省得我一个个跑去杀……”海帝看到在场的众人,目光在纪原风和苏平脸上停留了一下,嘴角露出淡漠的冷笑。
纪原风和原天臣等人头皮发麻,他们根本不是这海帝的对手。
众人将目光投向苏平,眼前能跟这海帝一战的,唯有苏平。
甚至……苏平都未必是对手!
“我们……撤吧!”
纪原风咬牙,艰难说道。
反正也是要躲到后面的安全屋里,在这里厮杀没有意义!
而且关键的是,他们打不赢!
苏平就算能牵制住海帝,其它的天命境妖王加起来,他们也不是对手,在激战中,难免会死人!
而且,那深渊之主,就在不远处,以星空境的手段,想要赶过来只是一眨眼的事!
不过,此刻那位深渊之主,似乎没有过来歼灭他们的心思,反而转动巨大的身躯,去了别的基地市。
苏平自然也注意到那位深渊之主的动向,看它走去的方向,就知道对方是奔着破坏十方锁天阵去的。
略微一想就知道,这深渊之主想要吞噬十方锁天阵里的千年星力,或者说,用那千年星力,逼迫重伤的聂火锋现身,然后将其斩杀!
总之,对方现在没有关注这里。
“可以战!”
苏平深吸了口气,目光深沉地道。
如果之前,他会如纪原风所说,选择躲避,继续战斗毫无意义,但刚刚看到下方那些人,奉献出他们宝贵的生命之位,他内心的触动极大。
连那些比他还弱小的人,都有如此战意,他却只能躲起来,眼睁睁看着周遭惨叫,死去……他办不到!
“你不要逞强。”纪原风听到苏平的话,脸色变了变,连忙道。
苏平转头,目光深沉地看着他,道:“我没逞强,我不想留遗憾,让自己后悔,就算是要躲,要逃,我希望能让自己尽最大的努力去做!”
别人已经“逞强”到连生命都不要了,他为什么不能“逞强”去用尽最大的努力,去挽回一些东西,为这场灭族之战做出自己的贡献?!
纪原风看到苏平的眼神,怔住了。
“我有一个办法,能镇压她!”苏平看了眼远处慢慢踩着虚空走来的海帝,对纪原风传音道。
这话是怕被海帝听到。
纪原风顿时眼眸一亮,但很快便不露声色,传音道:“什么办法,我要怎么配合?”
苏平既然将这件事跟他说,那么肯定是需要用到他的地方。
苏平直接道:“等会儿我跟她对战时,你能挪移她身边的空间,将她转移到我的店铺安全线外面么?”
纪原风怔住,疑惑道:“转移到店外面?”
“没错,如果她收势不住,攻击到我店铺的神阵,会触发反弹,将她重创!”苏平说道,神阵是假,但效果是真,如果海帝收势不住,攻击店铺里的人,就会触发系统的反击,视作侵犯他的店铺!
这样一来,要么被抹杀,要么被镇压!
但问题是,如何让她踏入店铺的安全区域。
如果仅仅是远程攻击的话,哪怕横扫到店铺,也只会被抵消攻击,不会反击,系统只能将店铺范围内的生命给镇压,也就是说,海帝必须进店且攻击!
否则的话,苏平完全能站在店外,引诱她发动远程攻击,然后闪躲,让她触发系统的反击。
“神阵能反弹?”
纪原风听到苏平的话,顿时怔住,有些惊疑,这神阵能防御星空境的攻击,要说是防御神阵也就罢了,现在居然还有反弹的效果,这未免太强悍!
有这神阵的苏平,在蓝星岂不是无敌?
“能转移么?”苏平问道。
#送888现金红包# 关注vx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热门神作,抽888现金红包!
纪原风脸色变幻,咬牙道:“我可以试试,我需要其他人配合我,如果她猝不及防的话,应该是可以的。”
苏平点头,“行。”
既然有希望,就值得一试!
其实他还有办法能镇压这海帝,那就是他手里不久前刚花800W能量购买的特等捕兽环。
这特等捕兽环对天命境妖兽的捕捉概率,是80%!
只要他不是倒霉透顶,基本能中!
但……苏平刚刚已经想过了,他要尽全力去拯救!
所以,这特等捕兽环,他留在了另一个计划中,准备拿去对付那头深渊之主,毕竟,这特等捕兽环对星空境的捕捉概率,也有10%!
“计划是这样……”
苏平迅速传音,将自己的想法跟纪原风完整说了一遍。
纪原风听完,有些惊奇,立刻点头答应。
败家系统在花都
“啧啧,小可爱,又再会了。”这时,海帝后方的众多天命境妖王中,浑身赤红的彼岸发出怪笑声。
听到它的这话,其它天命境妖王不禁向它侧目,你居然认识这个恐怖的人类?
苏平冷哼一声,没理它,而是冷冷地看着海帝,道:“枉你身为海域帝王,统领蓝星各大海域,麾下臣民最多,如今居然匍匐在那深渊之主脚下,当它的打手,简直可悲!”
“死到临头,就不要废话了。”
海帝目光越发冰冷,周围的寒气弥漫,一道道寒冰利刃骤然刺穿虚空,将前方那些赶来寻求庇护的人,顿时刺杀一片,转眼就是数千人毙命!
看到此景,其他人都惊醒过来,吓得慌忙逃窜。
苏平脸色变了,双目发寒,道:“别以为我奈何不了你,我要镇压你,易如反掌!”
“是么,那就来试试!”海帝冷笑:“凭你那粗浅的规则之力么,那就看看我们谁强谁弱,跟你这样的人切磋,刚好也能磨砺我的规则大道,帮助我完善,你是难寻的对手,我都舍不得杀你!”
“滚!”
苏平怒吼咆哮,蓦然拔剑冲杀出去。
他身边的空间陡然扭曲,与此同时,数百上千的寒冰利刃,是由规则大道凝结而成,朝苏平包围杀来。
苏平脸色骤变,这海帝领悟的规则很深,虽然没完善,但也很接近了!
而且,她的能量之强,远远是他的数倍之上!
毕竟他们相差了一个大境界,彼此的沟壑太大。
苏平咬牙,立刻呼唤出小骷髅合体,在狂暴的能量附加在身上时,他蓦然挥剑斩出,剑光湮灭一切,犹如黑色的雷霆。
轰地一声,周围的寒冰利刃尽数扫灭。
下一刻,苏平便看到海帝周围已经化作冰天雪地,地面被冻结,空气中也被完全冻结,连空间都凝固!
这冻结的区域,犹如一个巨大寒冰隧道,朝苏平笼罩过来,要将他吞没到海帝的规则领域中。
苏平自然不会让他得逞,他先前赶回来,这中间恢复了一些体力,原本只能施展一剑,此刻勉强能有两剑之力。
此刻刚一剑破碎海帝的袭杀,苏平感觉浑身脱力般,他还只能勉强再施展一剑!
这一剑,必须打出她的破绽!
“啊啊啊……”
苏平怒吼,蓦然出拳,他体内的全部神力都在燃烧,无数细胞内的星璇急速旋转,犹如无数的风车,狂暴的能量倾注到这一拳中,爆发出璀璨无匹的力量。
“嗯?”
海帝眼眸微惊,没想到苏平竟有如此凶残的能量,这一拳的威能,虽然没有规则之力,但竟隐隐能干涉到她的规则领域。
这就是……以力破技!
“给我封!”
海帝轻喝一声。
规则领域中的寒气,尽数朝镇魔神拳笼罩过去,要将这灼热的拳影能量给生生冻结!
就在这时,苏平双目中寒光暴射,他潜藏的杀意瞬间爆发,脚踩虚空,以极其诡异的身法,瞬间冲到了海帝面前。
斩!!
苏平蓦然咆哮。
“哼!”
海帝却双眸骤然开阖,冷冽无比,似乎对苏平的突袭早有准备,下一刻,在她面前出现层层封锁的霜之锁链,是规则演化,此刻锁链交差,构造成一个锁盾。
黑色的剑气斩上,噌噌作响,将这锁盾斩掉近半,摩擦出灼热的神光。
但很快,剑气的余力,终究还是被耗尽了!
“死!”
海帝看到浑身能量全部熄灭的苏平,立刻便感知出,苏平已经油尽灯枯了,这是绝佳的机会。
她立刻冲杀而出。
但就在这时,陡然她眼前光芒一闪,紧接着,在她眼前的苏平不见了,变成了一张张遍布恐惧的脸庞。
“嗯?”
海帝悚然一惊,很快便反应过来,不是苏平被转走了,而是她被转移了过来。
眼前这些……都是人类。
是想把自己转移开,让苏平逃走么?
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海帝没来得及细想,感知到眼前这些人类都是极其低微的修为,甚至还有一些都是普通人,她没有丝毫留情,直接向前挥爪。
浓烈的寒霜雾气涌出,要将这方空间冻成冰雕!
但下一刻,这些寒霜雾气刚出现,却忽然消失了。
就像从未出现过,极其突兀的消失了。
海帝一怔,紧接着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她心头,眼前这诡异的事情,让她忽然想到了自己忽略了什么。
要救苏平的话,将苏平转移走不是更好,为什么要转移她?!
只是先前感知到眼前这些人,没有危险,不足为虑,她才没有顾虑和多想,但眼前这诡异的一幕,却让她瞬间意识到有阴谋!
退!
她想走,但下一刻,陡然咚地一声,一道暮鼓晨钟般的轰鸣,当头震荡而下。
海帝感觉自己的神魂、意志、浑身的能量,全都像散架般,被震得魂不附体,嗡嗡作响。
包括她的规则之力,也像裂开似的,竟施展不出!
另一边,苏平的脑海中早已传来提示:“感知到有生命体在店铺内捣乱,是镇压,还是抹杀?”
“镇压!”
苏平瞬间回答。
步步逼婚:抢来的老公
他转头望去,此刻海帝的一只脚,踏入了店铺,那挥舞的纤手,也伸进了店内,而手指间释放出的能量,早已覆盖整个店内,这算是符合系统判定中的捣乱攻击了!
轰!!
随着苏平“镇压”二字在脑海中说出,刹那间,海帝的身体猛然一震,紧接着身体发软,双膝跪了下来!
重重地跪在了店外!
这一幕,让全场寂静,震撼了所有人!
先前不可一世,霸道无底的海域女帝,居然在此刻下跪了!
在女帝面前,原本吓到快要昏厥的一些人,此刻望着给自己“行大礼”的这位女帝,都是感觉要疯。
这是什么情况?!
高空中,纪原风和众多传奇都是惊愕,纪原风先前知晓苏平说的反杀一事,但没想到,眼前的一幕会是这样。
这比反杀还具有冲击力!
旁边,其他几位配合纪原风的传奇,被纪原风传念,将苏平的计划告知,此刻的想法都跟纪原风一样,没想到反杀会是如此景象。
“陛,陛下……”
前方的天命境妖王群中,一些海域妖王看到此景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。
它们尊贵无比的女帝陛下,居然跪下了?!
给一群人类下跪!?
“怎么可能!!!”
女帝此刻绝美的脸颊上,再也难以维持从容,眼眸瞪出,感到匪夷所思。
她感觉一股无法揣测的巨大力量,将她的身体牢牢镇压住了,竟无法反抗!
她体内的规则力量,完全被压迫在体内,丝毫无法释放出来,连能量亦是如此!
“在这里给我跪下赎罪!”苏平退回到店铺外面,俯视着下方的女帝,冰冷地说道,犹如天神做出的审判。
女帝一口银牙咬得咔咔作响,如此耻辱,让她脑子快要炸裂,想要发狂。
她爆发出浑身力量,想要抬头,但让她恐惧的是,任凭她如何爆发体内的力量,那股镇压她的力量,却……纹丝不动!
就像一道巨峰压在身上,她连撼动的能力都没!
这是什么鬼东西?!
女帝忍不住发出尖叫,她的尖叫刺耳无比,具有音波攻击,但下一刻,她的尖叫刚出口,便被封住。
哼!
虚无的地方,似乎传来一道冷哼。
这冷哼极轻,带着轻蔑和高高在上,犹如俯视云端,俯视整颗星球的帝王。
声音只在女帝的脑海中响起,霎时间,她感觉整个脑子轰地一声,陷入空白,内心在一瞬间被恐惧给攥紧,那种恐惧无以复加,超出她生平所见的任何事物,亦包括她所不得不屈服的那位深渊之主。
在外人看来,此刻的女帝像是如遭雷击般,身体忽然僵住,其双目竟变得呆滞,绝美的脸颊上满是恐惧,眼眸中已经没有意识,口水顺着嘴角流下,最骇人的是,在其大腿边,竟有汩汩的液体流下。
这位女帝……当场湿了!
这让注意到此景的众多传奇,都是当场发懵,惊骇得说不出话来。
这女帝是什么情况,好像是见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!
众人忍不住转头朝苏平看去,想要知道原因。
这实在太匪夷所思,居然能让这位统治海域千年的帝王生生吓尿!
苏平也注意到这点,有些诧异,不过他也不知道系统是怎么对付的,莫非是将他见到的混沌死灵世界投影给了她脑海中?
如果是见到那里的景象,会被吓瘫……倒也是理所当然了!
吼!吼!
吼!!
“还我陛下!!”
远处,众多海域天命妖王全都暴怒,它们没有看清女帝此刻的模样,只看到她跪下了,这已经让它们无法忍受,感觉比自己下跪还要耻辱,丢人!
既然是耻辱,便必须用鲜血才能洗净!!
众多海域天命妖王冲了过来,掀起轰隆隆的震动声,周围那些赶来的人,全都吓得跑向苏平后面的安全屋处,他们挤不进这安全屋里,只好躲到这旁边,这样也能找到一些安全感。
听到这些妖王的咆哮,纪原风等人大步踏出。
“你们的陛下都归降了,你们还想反抗不成!”纪原风当即暴喝道,声震百里。
“放屁!!”
海域天命妖王全都气疯了,它们的陛下怎么可能归降!
苏平脸色有些苍白,先前两剑用出,他此刻已经是极度虚弱了。
他在全力运转混沌星力图修炼法,吸收周围的星力,恢复体能,同时,他解开了跟小骷髅的合体,让小骷髅上去帮忙。
至于炼狱烛龙兽,他就不召唤出来了,虽然它吃了紫血龙晶,战力暴增,但战力毕竟还没真正到天命境的层面,在虚洞境倒是能横扫,面对此刻天命境级别的混战,容易出事。
噬血嫁衣 黄泉路上
“你们不归降,我就杀了她!”
苏平的身影飘飞而下,提起手里的修罗神剑,悬在跪在地上的女帝后颈上,转头对那些冲过来的海域天命妖王说道。
尽管他此刻的模样虚弱,气息萎靡,但他先前的神威给这些妖王留下极深刻的印象,加上此刻苏平将剑悬于女帝颈上,而女帝却连反抗都没做,任由宰割,此景……让所有的海域天命妖王,既是愤怒憋屈,却又不得不停下了脚步。
正准备硬着头皮迎战的纪原风等人,见状也都是松了口气。
真要打的话,他们肯定是输,毕竟在场的天命境足足有十几位,而他们这边,却只有纪原风跟副塔主二人。
至于那顾四平……现在都没看到他,多半是死了。
先前在逃亡时,纪原风就注意到顾四平被那深渊之主给擒住了,显然没救。
“哼,它们不上,我们上!”
另一边,善恶发出号令,如此机会,它想要复仇。
听到善恶的话,彼岸和七罪都是跃跃欲试,其它的深渊天命妖王,发出残暴的咆哮,大步踏出,准备攻击。
苏平见状,冷着脸道:“想要你们的陛下活命,就给我挡住它们!”
这话,是对那些海域天命妖王说的。
听到这话,一众天命妖王全都变色。
那些海域天命妖王愤怒无比,双目几欲喷火。
而那些深渊天命妖王,却是警惕地看向这些海域天命妖王,担心它们真的会倒戈!
苏平看到它们一时间僵持,立刻趁热打铁,怒喝道:“都给我滚,没了海帝,就凭你们这些阿猫阿狗,要我一个个斩杀了吗!”
这喝斥声传出,旁边众多赶来求救的人,全都是震撼,在面对这么多恐怖的怪物时,还能如此有底气的发声,简直如神人!
一众天命境妖王都是变色,又惊又怒。
它们都看出,苏平此刻明显战力衰退,没有先前那么强悍,但……苏平先前的表现,依旧历历在目。
苏平的确有能力斩杀它们,而它们谁都不知道,苏平现在还有多少余力。
“快,去通知深渊之主。”
一个海域天命妖王不愿跟挟持女帝的苏平为敌,担心危及它们陛下的安全,立刻趁机开口道。
其它天命妖王也都反应过来,是啊,它们没必要跟苏平死磕,这些难啃的家伙,交给深渊之主就行了。
“走,先解决别的地方。”
“踏平他们,先去饱餐!”
很快,有嗜血的深渊天命妖王,选择先去别的地方玩耍,这里的美食,留到最后再来慢慢享用!
善恶脸色难看,看到其它天命妖王都撤离了,再看苏平,发现他正死死盯着它,不禁变色,对苏平那一剑,它仍心有余悸。
“走。”
人都走光了,它也不敢在这多待。
呼!
看到苏平三言两语,将众多恐怖的天命境妖王逼退,众人都是长出了口气。
所有人神色复杂,敬仰又炽热地看向苏平。
苏平感受到了周围人传来的目光,心中却很苦涩,没丝毫骄傲和自得,不解决那深渊之主的话,这片刻的安宁,又有什么意义?
“你们有初代峰主的联络方式么?”
苏平抬手,将纪原风等人叫到身边来道。
纪原风一愣,摇头道:“你想找他来帮忙么,我没他的联络方式,甚至他今天不出现的话,我都以为他早已经死了,估计只有他徒弟能联络吧。”
“是顾四平么?”叶无修问道。
纪原风点头。
在原天臣身边一个传奇脸色发白,道:“我,我在逃……撤退时,看到顾,顾峰主他被吃了。”
此话一出,众人俱是脸色微变。
被吃。
很显然,是被那深渊之主给吃了,除了他,以顾四平的能力,其它天命境妖王未必能留得住他。
苏平见众人都没办法,心中不禁蔚然一叹,不过他也有心理准备,只好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找机会,等会儿那深渊之主,要解开这里的封印,释放出被蓝星上被封印的土壤和里面积攒的千年星力。”
“到时,聂火锋可能会出来抢夺,如果他出来抢的话,我希望能配合他,将这深渊之主封印。”
苏平将抓捕改成了封印,这样方便他们理解。
如果直接说抓捕的话,太过吓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