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任秋溟-第七章 工作分享

這個刺客有毛病
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
方别睁开眼睛,头顶是陌生又熟悉的天花板。
木质的横梁在眼前堆叠成几何的模样,蛛网纵横交错在头顶。
方别眨了眨眼睛。
胸口的疼痛真实地提醒着自己曾经发生的一切。
至少这次自己并没有失忆。
他还清楚地记着昏迷前的一切。
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当然也记得何萍那极尽绚烂的一剑。
那是他根本就躲不开,可以轻而易举取走他性命的一剑,并且剑锋所指,正是他的心脏所在。
但是那个女人却在即将杀死他的那一瞬间,撤去了自己的全部内力。
毕竟真气之刃并不是真正的钢铁之剑。
钢铁之剑没有办法在全力刺出的同时还能够收手,但是这收发随心的真气之刃,却可以轻易地让自己在体味到死亡的恐惧那一瞬间,顷刻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方别回想起来那一剑,不由全身战栗地赞美。
“我死了吗?”方别开口说道。
嗓子稍微有些干哑。
不过没有到不能忍受的地步,这至少说明自己昏迷的瞬间不长。
或许只昏迷了一个晚上。
“显而易见,你还没死。”颜玉的声音在身边静静传来。
“那么何萍走了吗?”方别继续问道。
“显而易见,她已经走了。”颜玉继续说道。
无喜无怒的声音。
方别将手静静搭在额头,看着木质的结着蛛网的天花板:“所以这一切都是与我无关的事情吗?”
“显而易见,这一切当然与你无关。”颜玉似乎喜欢上了显而易见这个口头禅。
但是方别就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了。
“所以什么样的我才能够帮到她呢?”方别问道。
“至少是回忆起来一切的你。”颜玉慢慢说道。
她这次没有说显而易见四个字。
“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之前的一切又该怎么办?”方别淡淡说道:“毕竟想不起来的事情,就是想不起来。”
“那么就没有办法了。”颜玉说道:“我会继续留在你的身边,直到你将一切都想起来为止。”
“如果什么都想不起来的话,那么你就算是废了。”
“不过废了的你,依旧有着相当不错的未来,毕竟即使是这样弱小的你,依旧有着这样得天独厚的馈赠。”
方别看着天花板,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片刻之后他才问道:“你在这里做着什么工作?”
“工作?”颜玉侧头想了想:“用最通俗的话来说,我还是一个刺客中介。”
“哪怕是在东瀛,这样的需求依然很旺盛。”
“刺客中介?”方别问道。
“是的,刺客中介。”颜玉确认了方别的疑惑,并且顺便给予了他解答:“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人有想杀但是杀不了的人。”
“而生意则是一方有需求,一方则可以满足的事情。”
“别人有杀人的需求但是没有杀人的能力,我就为他提供这些能力,相应的,我也收取适当的报酬。”
颜玉慢条斯理地说出来了自己的职业。
方别顿了顿,看着天花板。
“那样的话,失忆之前的我应该也是一个很厉害的刺客了。”
他还记得自己手中的斧头。
也记得手中的剑。
杀死对方的能力对于自己而言近乎是一种本能。
一种不再需要学习的技巧。
而锤炼这样的技巧到底需要多长时间的练习,又需要杀死多少的人。
方别不知道,也有点不想知道。
“是的,一个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刺客。”颜玉沉默地说道。
能够在决斗中成功斩断秦的一条手臂,并且活着离开,取得这样的成就的人,当然称得上是刺客之王。
不过现在的方别,称不上什么刺客之王。
他如今只是一个稍微有点强的年轻人。
嗯,稍微有点强。
何萍已经向他证明了这一点。
“好吧,那么我以前是真的很厉害。”方别叹了口气。
“那她呢?”
方别并没有说她是谁。
但是颜玉当然知道方别指的是谁。
“她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出色的刺客,并且至今高度没有人可以超越。”
颜玉慢慢说道。
这两个评价有些自相矛盾。
但是其实并不矛盾。
因为方别只是可能最厉害的刺客。
而何萍则是已经被公认是天下最强的刺客。
没有之一的那一种。
方别叹了口气:“所以说她现在在这个国家,依旧是在做杀人的工作了?”
“是的。”颜玉给了方别确定的答案。
“那么她杀的人,肯定不是一般的人了。”方别继续说道。
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。
杀鸡从来都是焉用牛刀的。
如果有人带了一把斩牛刀来到这个国家,肯定不会满足于天天去屠鸡宰狗,而是站着去杀死那些最强的大牛。
“是的。”颜玉点了点头说道。
“那么在这个国家,她有没有敌手?”方别问道。
颜玉停顿了片刻,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立刻回答的问题。
“大概没有。”颜玉这样说道。
“那就是可能有了。”方别说道。
“她从来没有失手过。”颜玉看着方别确认道。
“那是过去,并不是未来。”方别轻轻说道。
“我总感觉,她应该更强的,但是现在却没有那么强了。”
“即使是不再强大的她,依旧可以像杀死一只蚂蚁一样杀死你。”颜玉看着方别说道。
“那是因为我太弱了。”方别轻轻说道。
“对了,你能给我提供工作吗?”方别突然说道。
“工作?”颜玉问道。
“是的,工作。”方别确认说道。
“什么工作?”颜玉问道。
“当然是杀人的工作了。”方别说道。
“你不是说了吗?在忘记一切之前,我是一个刺客,所以想要回忆起来这一切,当然是学着去杀人了。”
少年顿了顿:“我想,我至少还是很擅长杀人的。”
颜玉笑了起来。
“为什么笑?”方别问道。
“因为现在的你,没有办法干好这个工作。”颜玉慢悠悠地说道。
“为什么?”方别问道。
“有些事情,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解释的。”颜玉笑了笑说道。
她低头在面前的桌上刷刷动笔,最终写了一张纸条,轻轻放在桌子上。
“这是我最近接到的一个单子,很有趣的单子。”
“如果你想证明你能够干好这个工作的话,就先把这个工作给我完成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