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-第一百八十八章 比試一

魔君你又失憶了
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
凰久儿听到他们的声音,微阖着的眸子猛的睁开,抬手推了推墨君羽,在他的亲 吮中含糊不清的咿咿呀呀,“墨…君羽…”
墨君羽:…居然还有心思分神,看来是他还不够卖力。
他加重了力道,惩罚般的在他樱桃小嘴上咬了一口。随后便是翻天覆地,狂风暴雨随之而来。
凰久儿晕头转向,不知今夕是何年,哪里还顾得上门外两只蠢蠢可怜。
你撕我咬之后,便是气踹呼呼,腿脚发软。脸上红云潮潮,唇上水水嫩嫩。
你拥我抱,耳鬓厮磨,缠缠绵绵风与沙。
“墨君羽,我们这样会被辰叔叔发现的。”
“不会,你放心。像他那样的大人物应该不会偷窥一个小女孩的隐私。”
凰久儿:…说的好像挺有道理。
“想不想继续?”
“别,唔……”她的嘴又要肿了,这可怎么见人啊。
之后……
墨君羽找了个理由住进了芳菲院,用他的话来说就是,“每日跑来跑去,太麻烦了,不如我住进来,这样既省了丫鬟们将菜送来送去,又不会耽误吃饭的时间,一举两得。”
凰久儿很想问,“为什么不让厨房直接送过来。”
墨君羽又说:“这可是我母亲吩咐的,我这么孝顺,怎么能违背她的意思。”
凰久儿哑口无言,墨君羽得偿所愿。
彦辰偶尔出来冒个泡,表示他一直都在,借此提醒某个人不要做的太过分,要悠着点。
某个人不为所动,该动手时依然得心应手,忙的不亦乐乎。
牵牵小手,搂搂细腰,捏捏脸蛋,这都是日常操作。时不时的还会来个更深入的交流,吻一吻。
就这样,时间一点一点流逝。墨君羽跟冷璃约定的交战的日子也到了。
清晨,阴天。
冷色调的云层遮住了九天之外湛蓝的天空。
灰蒙的一片,盖在头顶,压抑又沉闷。
凰久儿跟小鱼儿约定好了在尚品居酒楼会面。于是,她用过早缮后就准备出发。
她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墨君羽,缓缓的勾起一丝耐人寻味的笑,“我今日跟人有约,你要不要一起去啊?墨大公子。”
墨君羽呼吸一凝,回望她,对上她那看破不说破的眼神,心中一慌,低声沉吟,“久儿,我……”
凰久儿打趣他,“你怎么啦?墨大公子,干嘛扭扭捏捏的。”
墨君羽:…害,久儿你都知道了,又何必笑话他。
他知道他骗她不对,可是他也是身不由己啊。
“久儿,对不起。”
既然做错,赶紧道歉才是生存之道。墨大公子觉悟很高。
凰久儿淡淡回应,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一开始,她知道小鱼儿就是墨君羽的时候,心里也难过过,失落过。但转念一想,仿佛自己也有事瞒着他。
这样他们似乎扯平了。
坦诚相待固然好,但是隐瞒对方,也未必就是不信任,或许是出于保护,或许是出于无奈。
双方有点小秘密也未尝不可,慢慢挖掘岂不是更加刺激。
嗯,就是这样子的。
凰久儿才不会承认,其实她是在给自己留后路。等到某一天,她的身份不得不揭穿的时候,她还能有个筹码跟墨君羽抗衡。
小算盘打的真是噼里啪啦作响。
她微微一笑,朝他挥挥小手,“好啦,我要去赴约啦,拜拜咯。你乖乖在家等我回来啊。”
墨君羽一脸懵逼的看着凰久儿迈着轻快的步子出去跟别人约会。不是…
久儿这是什么意思啊?他都已经跟她道歉了,怎么还丢下他一个人走了呢?不是应该跟他一起去桂花林赴约?他都在这,怎么还往尚品居酒楼跑?
墨君羽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。但是没法子,既然久儿想玩,也只能陪着她玩。
正好,今日墨林跟清风他们四人也回来了。于是六人悄无声息的赶到了尚品居酒楼跟凰久儿会了面,又马不停蹄的往桂花林赶去。
马车内,墨君羽时不时的就看一眼凰久儿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凰久儿心里直觉好笑。
但是,她还是佯装不解的问道,“小鱼儿啊,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啊。有什么话你只管说,我们好歹也是见过几次面的朋友了,不要这么生分。”
“久儿,你不是一直想取下我的面具瞧一瞧我的真容,现在我如你所愿将它取下来,如何?”
凰久儿摇头,“不用了,谢谢。我觉得就这样挺好的。”
“为何?你不好奇了么?”墨君羽真想咬掉自己舌头,因为这根本就是句废话。
可不就是句废话,凰久儿腹诽,她都已经知道这面具下的脸长什么样了,还有何好奇的呀。
墨君羽再接再厉,“久儿,我不想戴面具,可不可以?”
凰久儿斩钉截铁的反对,“不可以。你以前不是一直喜欢戴么,那就继续戴着呀。”
墨君羽完败,坐在马车内像个委屈的小娘子,看着负心汉相公不解风情,又拿她无可难何。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人的地方就有舆论,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。
风鹤楼楼主跟冷璃在桂花林决斗的事情,自那日之后就在泽丰城传来。
传闻风鹤楼楼主神秘莫测,武功高深。
但是一年前风鹤楼却突然消失,大家纷纷猜测是不是风鹤楼楼主出了什么变故,才导致风鹤楼一夜之间人间蒸发。
而今,又得到风鹤楼楼主跟冷璃决斗的消息,大家的八卦之心被高高吊起,猜测也纷沓而来。
冷璃恰巧又是一年前突然空降在泽丰城,大家对他的所有事情也是一无所知。而他出现的时间刚好是风鹤楼消失之后。
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?
冷璃跟风鹤楼楼主之间到底有什么爱恨情仇,感情纠纷?
八卦之中最不缺的就是脑洞大开之人,各种离谱的恩怨纠葛信手拈来。
当然所有的猜测都不及亲眼所见来的更加劲爆。
有的人纯粹是嫌日子太无聊来凑凑热闹。
也有懂点武功的则来是观摩高手过招,如果能从中领悟一二,必定受益匪浅。
更有过来舔颜,来给冷璃当拉拉队的。毕竟冷璃来泽丰城表面上什么都没做,迷妹倒是收获了一大堆。
这帮人早早的就聚集在桂花林,比两正主都还要积极。
不多久之后,他们看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