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江湖梟雄 岐峯-第一四四零章 滾刀肉與愣頭青讀書

江湖梟雄
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
随着病秧子表现出要在姜汉义的卖地款上分一杯羹,房间内或坐或站的一群人,脸上纷纷露出了一副厌恶的表情,一个年级大约七十来岁的老人闻言,更是直接开口道:“病秧子,你爸是我叔伯弟弟,按理说,我也算是你大爷!作为长辈,我得说两句!这两年你占着汉义那块地,本身这事就不占理!他不找你要钱就算了,但你怎么还能打他卖地款的主意呢?”
“老不死的!这他妈有你啥事啊?还他妈想当我大爷,你舔疯婆子B了?!”病秧子听见老人的话,压根不在乎两个人的亲属关系,张嘴就骂了一句。
“这怎么就没我事呢!当年你出事进了大狱,你爸就是因为这事喝酒喝死的!现在你家没人了,作为长辈,我还不能管你了?”老人呵斥了一句。
“啪!”
老人话音落,病秧子压根没回话,而是突兀的抽了一个大嘴巴子。
“咕咚!”
原本在椅子上坐着的老人,被一巴掌抽的坐在了地上,有点打懵逼了。
“你妈了个B的!我他妈找姜汉义谈话,跟你有鸡毛关系!你在这跟我装你爹什么老篮子呢!”病秧子一巴掌把自己的大伯抽倒在地,一边骂还一边要抬腿踹。
“病秧子!你要干啥?”
“你给我住手!”
“……!”
屋里的村民们看见病秧子要对一个老人动手,全都开始张嘴,有两个脾气不好的,看起来还想动手。
“嘭!”
病秧子看着群情激奋的人群,在腰间抽出一把砍柴用的斧子,粗暴的劈在了炕上的方桌上,瞪着眼睛怒吼道:“你妈了个B的!今天我看看谁想跟我比划一下!来!我他妈要是出这个屋!都他妈算是你们大伙儿一起操出来的!”
眼见病秧子开始犯浑,屋里的人一个吭声的没有,在农村,这种滚刀肉的确是具有一定威慑力的,因为他们不怕惹事,也不怕进监狱,但是老百姓可都想消消停停的过日子,或许他们真被逼急了,不会惯着病秧子的臭毛病,但在此之前,谁都不可能用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跟这么一个四六不懂的东西较劲。
“姜书记!你们这屋出啥事了?”就在此时,隔壁房间的冯旺听见这边吵起来了,也掀开门帘子走进了屋里,看着坐在地上的老人,还有炕桌上的一柄斧子,登时一愣。
“小兔崽子!你是干啥的?”病秧子看着冯旺进门,又梗着脖子看向了他。
“小冯!没事,这都是我们村里的人!”姜汉义看见病秧子要对冯旺使劲,也怕他们起冲突之后,会影响村里征地的事,所以开口解释了一句,同时看向了病秧子:“秧子,咱们说话办事得讲理,对吧!现在南坡的那块地,是我在十多年前,花了十五万买的!不管是合同还是手续,都在我家里放着!而你占用我那块地,已经五六年了!之前我一直想着你也挺不容易的,所以就免费给你用了!我觉得我不找你要租金,这就够意思了!但是我现在要把地卖了,你反而还来找我要钱,这合适吗?”
“你吹牛逼!还想找我要租金!我敢给你,你也得敢花啊!”病秧子对于屋里这些人的群情激奋视若无睹,冷笑着继续道:“姜汉义!我承认南坡那块地是你的!但是我在上面盖的冷库和废品站,那可都是真金白银投进去的!到现在还没回本呢!这损失你不得赔我啊?”
“病秧子!你就是讹钱,也得有根据吧!你在南坡的生意,废品站就是一片开阔地!至于冷库的活动板房和发电机组,都是装车就能拉走的!冷库这个行业,赚得就是个租金!你连成本都没有,能赔啥钱啊?”谭吉胜犟了一句。
“哎呦我艹你妈的!今天这屋里篮子挺多啊!你也蹦出来了,是吧?来!你下地!我给你算算我是咋赔的钱!”病秧子叫骂之间,就要伸手去拽坐在炕上的谭吉胜。
“行了!别在这吵了!”姜汉义看着混不吝的模样,气的牙根生疼,但也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:“病秧子!既然你说了我把地卖了,你会有损失,那我也不跟你掰扯了!这件事我认栽!只要你不捣乱,等地卖出去,我给你拿五万块钱!咋样?”
“五万?你他妈在这糊弄傻小子呢?单单是我那几座冷库,一年就能赚十几万!懂吗!”病秧子对于这个数字相当不满意,仿佛是他在占理一样。
“行!那你说我给你多少钱,你能不在这捣乱!”姜汉义面对病秧子这种人,也知道自己软硬都不好使,甚至已经做出了决定,实在不行,就咬咬牙,给他拿个十万八万的,权当破财送瘟神了。
“我都听说了!你那块地往外卖,六千块钱一亩,二百亩地能卖一百二十万,对吧!这样,我也不讹你!你给我拿八十万!剩下的钱,我让你拿着养老!”病秧子狮子大开口的回应道。
“多少?!”姜汉义听见这话,眼睛瞪得滚圆:“病秧子!你是不是穷疯了!那是我自己花钱买下来的地!现在往外卖,愿意给你点钱就不错了!你别不知好歹!”
“操!你他吗吓唬我呢?”病秧子对于姜汉义苍白的威胁不屑一顾,而且不以为耻反而已为荣的继续道:“我这辈子都混成这个B样了!你还让我怎么识好歹啊!话我给你放在这,这钱你如果能出,那就跟我签个协议!如果不行,卧龙岗的地谁也别他妈想买!”
“都他妈没听见啊?全JB给我滚犊子!”
“都出去!还开你妈B的会啊!”
病秧子话音落,他身边的两个青年也开始对着屋里的人连推带搡,准备把他们驱散。
“哎!朋友!我看你岁数也不小了!咱们不能这么办事吧?”原本在边上全程没说话的冯旺,此刻看见病秧子要往外撵人,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。
冯旺在边上站了半天,已经看明白了这里面的事,知道病秧子就是在讹人,但是他跟姜汉义没有交情,自然也就没管,直到此时病秧子准备把所有人撵走,他终于忍不住说话了,因为冯旺今天来卧龙岗,是主动跟二河提出来的,他很担心如果这边征地的事被搅和了,二河会不会认为是他的能力有问题。
“你他妈算是干什么的!我咋办事,需要你教我吗?”已经四十多岁的资深滚刀肉病秧子,看着面前这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,完全没把他当回事的问道。
“我是三合鸿慈的人!这次来卧龙岗征地,就是我们公司的业务!你说我算干什么的?”冯旺犹豫了一下,直接给自己捏造了一个三合集团的身份,这么做也是为了让病秧子对他有所忌惮,料定他不敢得罪投资方。
“你他妈爱哪的哪的!跟我没关系!但是既然你也在这!那就回去跟你们管事的说!这边的地不卖了!”病秧子喊了一句。
“你们刚才的对话,我都听见了,你在卧龙岗没有地,所以这事你说了也不算!我们现在正谈业务呢!你别捣乱!跟谁有什么私人恩怨,你私下去处理!”冯旺的初衷只是让这个会开下去,并没有向着姜汉义说话。
“我要是非得在这处理呢?”病秧子见冯旺犟嘴,脸色霎时冷了下来。
“你无非就是一个收破烂、倒腾冷冻食品的地赖子!但我们公司可是市里招商引资过来的!你能吓唬村里的老百姓,但是在我这不好使!”冯旺再次把三合集团搬了出来,准备用官方背景吓唬一下病秧子,不过他却忽略了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。
病秧子作为一个村痞,在镇上的派出所里都没关系,自然更不可能接触到市里的关系,甚至在他眼里,对于投资商是个什么概念都很模糊,所以在听见冯旺的话之后,身后就奔着桌子上的斧头抓了过去,同时怒吼道:“你妈了个B的!今天我就让你你看看我好不好使!”
“旺仔!小心!”冯旺身边叫做小锐的青年,看见病秧子的举动,本能间的就冲上去拽住了病秧子的胳膊。
“艹你妈!你跟谁动手呢!”病秧子的一个小兄弟见状,飞起一脚,直接踹在了小锐的侧腰上。
“嗤啦!”
小锐被一脚踹倒,手掌无意间按在了屋里烧的通红的炉子上面,疼的一声哀嚎。
“你妈了个B!”冯旺本身就是在社会上混的,虽然没啥名气,但也是个脾气挺暴躁的愣头青,一看小锐让人打了,也不再讲理,高高跃起之后,奔着病秧子的眼眶就是一拳。
“咕咚!”
病秧子被一拳放倒。
“艹你妈!几个臭收破烂的!跟我装你爹篮子农村H社会!干他们!”另外两个青年刚刚在隔壁房间得到冯旺带他们做工程的承诺,此刻看见他动手了,也毫不犹豫的往上窜,奔着另外两个人就扑了上去。
“噼里啪啦!”
双方的五六个人顿时在狭窄的屋子里打了起来。
“都拦着点!别让小冯他们受伤了!”姜汉义看见冯旺跟病秧子打起来了,顿时张嘴喊了一嗓子,他们毕竟还得依靠鸿慈公司卖地,肯定怕他们受伤,但屋里的人都是以老人居多,根本没人上去拉架,就算有几个胆大的,也都是在打黑拳,借着拉架的由头,把拳脚奔着病秧子一行三人身上招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