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秀玄幻小說 大唐再起討論-第九百八十三章熱推

大唐再起
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
六月的洛阳,带有一点燥热的气息,街道上虽然车水马龙,但却有一种说不清的味道。
都言洛阳残破,其实不然,五代时期的洛阳,依旧不失为一座大城。
后梁重修洛阳,迁唐昭宗与此,然后朱温篡位,913年,二月,朱友贞杀朱友圭,自立为帝,是年迁都到了开封。
后唐自不必说,灭后梁后,当年就迁都洛阳,到了后汉,后周,虽然定都开封,但太庙却一直在洛阳,如此,与多灾多难的开封相比,洛阳反而远离了政治漩涡,和平安静了许多。
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只是,一直作为西京,洛阳仿佛成了被贬养老的地界,从后唐,后梁,乃至于后晋时期的老臣,皆盘踞与此,形成了特殊的情况。
遗老遗少实在太多,若没有向拱,着实还安稳不得。
某个府邸,庄严堂皇,只是灰败了些许,一群人聚集而坐,气氛热烈。
“如今,看这形势,这赵宋,也没几日了。”某个老者摸了摸胡须,笑吟吟地说道。
“这般乱世,六十载,六个朝廷,长者十来年,少者两三年,如今赵宋已经七年,也不算太短。”另一人随口说道。
“呸!”某个后汉老臣心里不舒坦,暗骂了一句,面容上还得露出赞同的笑容。
大家都是失意者,有必要进行嘲讽吗?
不过,在坐的大都五六十岁,已经没有多少热血了,此番讨论,不外乎年级一大把,想给自己的子孙后代挣个荫封罢了。
至于让他们拼命,则定然是不能的。
某个后唐时期的老臣,也可以说是沙陀人,正坐而朗声道:“我大唐乃天下正统,这个天下,本就是我们大唐的。”
“庄宗复立,虽未长久,但仍证明大唐命不该绝,诸位应当想想,该如何迎接才是。”
说着,他露出一副得意地面容,说道:“如今宋命该绝,大唐再兴,我等莫要迟懈,违逆天命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“只是,向留守按兵不动,我等妄动,怕是刀兵相向。”
某个人谨慎道。
“所以,正是我们立功之时,不然光凭借着迎逢之功,偌大的洛京城,王公勋贵数不胜数,哪里轮到咱们出头?”
“只要咱们劝说留守归降,大唐刚入中原,又是用人之际,我等这些老臣,正逢其时。”
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赞叹,只是动动嘴皮子,就能立下功劳,冒点险还是值得的。
遗老们在不甘寂寞,而遗少们则也是闻风而动,待在洛阳闲置太久,富贵虽然好,但没有权势,任人拿捏,这感觉着实难受。
如,以后唐李克用次女,瑶英长公主与张延钊之孙——张德寿,为首,随其后的,乃庄宗之义宁公主与宋廷浩之子,华州镇国军节度使宋偓之弟宋延积。
宋偓及时归降,所以洛阳的宋府,自然也是知晓的,暗中行事,自然是妥当的。
别小看这些人。
以宋偓为例,他母亲是义宁公主,原配是后汉高祖刘知远长女永宁公主,继室是保大军节度使李洪义之女,日后长女嫁与了赵匡胤为第三任皇后。
洛阳勋贵盘根错节,实力不可小觑。
张德寿与宋延积站出来,瞬间,就吸引了众多勋贵子弟到来,虽然他们的身份不是最贵重的,但绝对是最特殊的——后唐外戚。
按照普通人的思维来说,李克用被赏赐了国姓,自然就纳入了宗室,所以他们重立后唐,自然也可以理解的,而南方打过来的唐国,也是宗室后裔,两者之间必然有联系。
不只是普通人这样想,洛阳城,甚至他们自己也这样想——好日子终于要来了。
张德寿三十来岁,一事无成,如今否极泰来,让他格外的兴奋,众人的追捧让他洋洋得意,止不住的开怀道:“如今赵宋天命不再,我大唐又回来了,正是我等翻身之日。”
“可不就是这般!”一旁的人奉承道:“您之祖母,可是武皇之女,按道理来说,您就是皇亲国戚,日后青云直上,莫要忘了我等同甘共苦之人啊!”
“那是,那是!”张德寿摇摇头,一脸郑重道:“我张德寿虽然本事没有,但诸位当年的照顾,可是记在心里,定然不会忘怀。”
这时,一旁沉默地宋延积,忍不住说道:“如今王师即将到达洛阳,咱们就在这谈笑,怕是不好,须得做些是事来,引起动静。”
“这——”张德寿疑惑不解。
宋延积继续说道:“洛阳城中不知道多少王公大臣,咱们都是一些后辈,就算有好处也轮不到我们。”
“可是,我等手中无权无势,若是出了差错,反而平白地人笑话。”
张德寿也没了刚才的得意,无奈道:“在他们眼里,我们只知道寻欢作乐的年轻人罢了。”
“话虽如此,但确实要做一些事。”宋延积忍不住地说道:“洛阳城的都是一些老头子,能做个甚?而咱们正是年轻有为之时,王师兵临洛阳,到时候统一天下,用的着的,就是我们这些年轻人,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出一些事情,吸引皇帝,以及朝廷的注意力。”
“宋兄,你莫要卖关子,快些说来。”某些人耐不住,直接说道。
“好,就看诸位胆子大不大了。”
宋延积沉声道:“咱们去祭扫和陵。”
“呼——”众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所谓的和陵,也就是位于偃师县的皇陵,唐昭宗的墓穴,昔日被朱温裹挟到了洛阳,屠杀后,草草安葬,到了后唐时,才重新整修,符合皇帝陵墓。
而哀宗则更惨,被杀后,直接到了定陶安葬,远离长安和洛阳,甚至没有人记得。
大家之所以惊讶,就是因为皇陵并非普通人能够祭拜的,更关键是,其中具有巨大的政治意义。
明晃晃地出来挨刀,和暗地里筹谋,这是两码事。
“诸位,咱们只是祭拜,清楚杂草,顺便派些钱粮与守墓者,虽然事小,但收获极大。”
宋延积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就看你们有没有胆识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