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笔趣-第一百一十九章 蘿莉來襲

迷途的敘事詩
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
冬木市警察局,内部的看守所区域里,熙熙攘攘,人满为患。
每个VIP单间少说都挤了五六个人进去,有人狼狈不堪,有人鼻青脸肿,也有人正扭打在一起,场面异常壮观,激烈而又混乱。
有警员来回在外面的过道上奔走,又气又急的大声呵斥,或者用警棍敲击每个牢房外的栅栏,也无法制止乱象与骚动的蔓延,毕竟这小小的看守所里群魔乱舞,汇聚了来自暗世界的三教九流、各大势力的不同份子。
就像是吸血种内部,也分为不同的死徒派系,互相之间有着各种矛盾和摩擦冲突一般。
所以其他的势力也是一样,魔术协会也分为时钟塔、阿特拉斯院、彷徨海的不同出身,圣堂教会的各个部门之间也存在某种鄙视链,譬如说埋葬机关的那群疯子,被要求的是能够确实杀掉异端的最强战斗力,信仰心和人格反而不重要。
所以别指望这群人格失常者,能够和其他的虔诚圣职者们和光同尘,他们互相之间就存在某些不可调和的矛盾,这是理所当然的。
基本上就是这样,多个不同而且互相敌对的阵营,每个阵营之中或许也是派系山头林立,这么多理念不同,而且过去可能有恩怨的人们被一股脑的关在一起……还想指望他们和谐友爱,好好相处?
开什么玩笑呢,他们没有把狗脑子互相打出来,就已经算是冬木市警方管理有方了。
负责看守的警员们,心情大约是异常崩溃的,不过这也没有办法,今天晚上抓住的人真的太多了,彻底超过了看守所的承受上限,本来就不可能单独关押什么的,而且无论怎么分配,总是会有些单间里关住的人是互相有仇的——
所以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,将这些疯子拆散了,也不过是让他们各自换了个房间,然后继续和其他人斗殴,上演真人快打。
据说上面也是头疼得不行,开始琢磨着在警察局附近租栋房子,用作临时看守所来处理这群疯子了……毕竟扩建不太现实,直接租用是最佳的选择。
可想而知,这些听不进人话的家伙们,给冬木市的警察叔叔们带来了多大的困扰……
倒也不是没有安安静静的房间,譬如说黑骑士斯图卢特,和白骑士布拉德所在的牢房,就是一片安静。
“你好,又见面了……”
布拉德对着坐在对面的狱友点了点头,俊美的脸庞上露出一个魅力十足的笑容,释放着自己的善意。
“你好……”
迪卢木多扯了扯嘴角,很是冷淡回应了一句,同时下意识的调整了一下坐姿,将悠闲翘起的二郎腿放下,顺便让自己从侧坐变成正坐……他之前就和这个死徒之祖打过交道,知道对方是基佬。
嗯,怎么说呢,他并不歧视对方的性取向,但是也不愿意成为对方的性取向锁定的对象,所以觉得有必要坚决表现出自己的拒绝之意,不能够给对方任何误会的可能性,也坚决不给对方任何的机会。
“这一间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吗?”白骑士布拉德没有在意对面的美男子的冷淡,反而是有心情观察了一下四周,“这么看来,空间还蛮大的诶……”
狭窄的空间区域,其实一个人住都不一定能够说得上宽敞,三个人挤在一起的话,就真的非常狭窄了,没有多少的活动空间。只不过,这种事情是看对比的,尤其是在隔壁一间就挤了五六人的时候。
所以他们这一间自然就显得宽敞了很多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空间还蛮大的?迪卢木多越发的觉得不太妙,他忍不住的挺直身子,将后背紧紧贴着身后的墙壁,目视前方,没有回话。
他在这一刻突然后悔了,为什么之前就是鬼迷心窍,不肯听御主的金口玉言,坚持什么劳什子的骑士精神……结果就是自己不肯去举报别人,却是反而被别人给举报了,进了局子的结果。
丢脸什么的就不说了,毕竟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,况且还有一大堆人陪着自己,所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。
但是菊花可能不保这个问题,却就不能够等闲视之了……
“不会的,肯定还会有人进来。”黑骑士斯图卢特冷静的说道,“你们看,这不就来了吗?”
“进去!警告你,给我老实点!知道了吗!”
这个时候,有警员押着一个浑身穿戴着华美的黄金色铠甲,金发红瞳、体格修长的青年来到这间牢房的门前,打开门接着将后者推搡进来,留下了一句语气凶狠的警告,就重新锁上门,扬长而去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又是一个熟人。
另外三人眨了眨眼睛,一时间都没有说话,迪卢木多也是有些好奇,如果他的记忆没错的话,貌似这个英雄王就是在今天晚上不久之前,才被释放出去来着的?
而且当时还很嚣张的专门来自己面前嘲讽了一下,怎么现在又进来了?
“你不是第一个逃跑的吗?怎么还是被抓了?”黑骑士斯图卢特皱起眉头,这人明明在和月之王大人大放阙词,结果话都还没有说完,警察就来了,而他也是第一个就灵体化跑了。
怎么现在还是被抓了回来?
冬木市的警察难道又异变出了什么新的能力?这可是个相当不妙的消息!
忠心耿耿的黑骑士顿时为姬君殿下担心了起来,有些担心她们两人最终还是没有跑掉,这样子自己和布拉德的牺牲就没有意义了。
“哼!关你们什么事!本王行事何须向别人解释!本王就是喜欢回来看看,进看守所就像回家一样,本王超喜欢这里的!不行吗!你们管得着吗!”
面对这样的问题,吉尔伽美什一下子被触到了逆鳞,身体僵了一下,但是下一刻他就马上仰起高傲的头颅,恶声恶气的大声呛了回去,似乎十分不耐烦回答这样弱智的问题。
只是在最古之王高高昂起的脸庞上,那双穷凶极恶的眼睛深处,却似乎隐藏着无法释怀的痛,痛到心里了。他只能够使用老方法来维持自己的尊严,那就是高高仰头用鼻孔看人,努力的不去看别人,也不眨眼睛,免得眼中的液体滑落下来。
孤单……
寂寞……
冷……
就和不久之前,第二次被抓进来的那天晚上一样,英雄王觉得这是自己一生之中最为生无可恋的时候,他现在什么都不想了,不管是报复那个疯女人,还是洗刷自己的耻辱……
什么乱七八糟的,他是一点儿想法都没有了,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,然后就回去。
不来了!以后再也不来了……什么狗屁圣杯战争,你们自己玩去吧!
……
……
同一时间,就在柳洞寺,起居室的客厅之中。
“他们到底是怎么了?”
远坂凛在吃完晚饭之后,就抱着膝盖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,双目紧紧的盯着电视屏幕,一直看到现在。
因为BB没有将镜头对准高空,也没有将魔神碎片引发的种种不可名状的异象,以及之后的战斗传播回来,虽然有效的保护了家里人的三观,也没有在吃饭时间播放出那种令人反胃不适的影像。
但是结果就是远坂凛有些搞不懂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看着电视屏幕上显示出来的一片混乱,少女还是禁不住的皱起了眉头。
怎么突然就不打了?
怎么月之王降临之后就戛然而止了?
怎么警察突然就气势汹汹的杀到现场来了?
这些都让她感到一头雾水,有种在追剧的时候,愕然发现自己貌似一个不小心漏了几集的感觉,体验相当糟糕。
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不过坦白地说,她大概是魔术世界里最有恃无恐的魔术师,虽然少女自己大概没有这个自觉。毕竟面对朱红之月的重新降临,面对无可名状的邪神侵扰,甚至是面对冬木市警察的重拳出击……
外面人人自危,不是想尽办法逃避,就是不顾一切拼命。
只有远坂凛才能够这么悠闲自在地待在温暖的客厅里,有心情看电视,观看实时转播……当然,也不只是她,柳洞寺里的其他人都可以有这样的闲情逸意,只不过没谁想要看电视而已。
夏洛特在厨房里忙碌着收拾东西,阿尔托莉雅虽然也坐在客厅之中,但是却是对电视机上的转播内容显得漠不关心,这个金发碧眸的骑士少女文静的坐在她的位置上,端庄而又秀气,捧着一本大部头的书籍正在仔细阅读。
那是一本魔道书。
其实在融合了伦戈米尼亚德的神性,将圣枪的力量完美驾驭之后,她已然达到了“神灵”的领域。所以之后只需要继续向着这个方向前进就可以了,譬如说完全驾掌握圣枪的力量——
不光是一道被御主截取下来的倒影,还有作为岚之锚的真正本体。
只要能够达成这个目标,那么同样也是有了干涉行星的莫大威能……不过未免太过单调,也太过无聊了一些,因为她就算是什么都不做,也会逐渐达成这个目标。
因为英灵的上限往往是容器决定的,像是有冠位资格的英灵,若是没有被赋予冠位灵基,那么也不会以冠位的身份现界……然而「世界」能够赋予冠位灵基,和她契约的御主却是比「世界」本身更为浩瀚的存在。
正如御主的魔力充沛,魔术能力优越,与之契约的英灵从者就会更强。
所以阿尔托莉雅的灵格也一直都在增长,真的是什么都不做,也会很快能够提升到可以完全掌握圣枪力量的程度……不过少女并不是一个喜欢躺赢的人,也不想什么都不做,所以就根据自己御主的建议,继续修行魔术。
主要是因为魔术之路同样前途远大,就算是达不到所罗门、盖提亚之流的那种程度,也是相当显著的提升。
没错,就是因为这个,才不是因为御主每天都絮絮叨叨着,说是希望收集全职阶的阿尔托莉雅之类的原因……
嗯,好吧,或许多少有一点,不过也主要是少女考虑到不能够让自己的御主突破底线——
比起莫名其妙的出现“阿尔托莉雅属增殖”、“扩散性百万亚瑟王”之类的可怕灾难现象,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集所有的属性于一身好了,这样子御主就没理由再需要别的阿尔托莉雅·〔Alter〕了。
至于间桐樱则是在吃过晚饭之后,就和美狄亚一起,径直去了地下溶洞的大圣杯那里的空间——那是美狄亚给她布置的每日作业,每天都去检查魔力中枢,顺便梳理地脉,调整优化术式的运转。
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樱的每日功课,没有什么危险,做到现在也早就已经熟悉上手,并不感到有多么困难。
也正是因为如此,在这种涉及到大圣杯,各种高级魔术工程之中,她循序渐进的从各处自己能够看懂、能够处理的细节入手,将实践与自己所学的互相印证,慢慢的也就自然掌握了很多的东西,在魔道之路越走越远。
虽然远坂凛也很努力,但是终归缺少名师教导指点,环境条件也有很大的不足,因此不知不觉的就被自己的妹妹拉开了非常巨大的距离。
就像是现在这样,她还什么都不知道,在妹妹去做每日修行的时候,她还在看电视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
玄关处传来开门声,接着就是魔术师慢悠悠的走进来,一脸轻松加写意的样子。
他已经完成了消毒清理,确定没有任何的魔神情报被送出太阳系之外,成为蛰伏在这个世界的星空深处的隐患……而且这一次的小小风波,也让他多少有了些信心,得以松了口气。
尽管彼此之间差距巨大,哪怕是一块还没有复苏的碎片,所拥有的位格就高于自己,残余的力量也能够和自己抗衡……但是终归没有真正的智慧性灵,所以翻不起风浪来的。
夏冉要做的就是牢牢把握住节奏,占据目前的主导地位,尽可能的拖延足够漫长的时间。
“哦,回来了啊……”远坂凛瞥了他一眼,然后撇了撇嘴,“你刚刚干什么去了?”
她终归没看到当时的景象,也不知道天上发生了什么,不过想来应该是这个家伙去处理的……所以现在自然有些好奇,到底是出现了什么样的变故,竟然需要这个家伙亲自出马。
至少……那个朱红之月,应该是没有这么大的能耐的吧?
“回去看望了一下我的老师……”夏冉在她旁边坐下,伸了个懒腰,接着语气有些懒洋洋的回答道。
“咦?你的老师?”愣了一下,黑发双马尾少女顿时来了兴趣,她将手中的遥控器放下,双眼闪闪发光的看着魔术师,“真的吗?你这样的变……你居然也有老师?你的老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”
能够教出这样可怕的魔术师的魔术师,想必是难以想象的传说人物吧!
“我的老师啊……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,我一直很尊敬她。”魔术师稍微想了想,接着一脸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很尊敬她……
眨了眨眼睛,远坂凛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,她皱起眉头:“那你的老师呢?”
“她刚刚想要跳出棺材板,被我按回去了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远坂凛干笑了两声,这就是这家伙的尊师重道吗?她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,看向了电视的方向,这个时候已经在播放正常的节目了,因为今天晚上的活动成功的落下了帷幕。
“说起来,你打算将这群人留在冬木多久?”少女犹豫了一下,问出这么一个问题。
虽然这群危险疯子应该是翻不起风浪,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,最好就是尽快结束这一切。
“看他们吧,如果有人愿意用圣杯许愿的话,是可以离开的……”魔术师的回答很简单,似乎并不想放这群人走。
远坂凛忍不住的呼了口气,疑惑地看着他:“我实在不是太明白,折磨他们对你来说有什么必要吗?”
“这怎么能够说是折磨呢?”夏冉轻轻蹙眉,奇怪的看着她,“这明明很欢乐来着的啊,你别以为刚刚我不在家,就不知道你在干什么,你看电视的时候明明一直在笑,根本就没有停过。”
“这……”黑发双马尾少女脸颊微微一红,但还是很不服气的争论道,“我笑能够代表什么啊,你觉得他们这些当事人笑得出来?”
她觉得这个人的思考回路绝对有问题,也忍不住为那群受害者默哀。
“哦,可能是他们受过阉割的训练吧……”魔术师不置可否。
“什、什么训练?”远坂凛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叮咚——
这个时候,玄关处的门铃声响起。
夏冉眨了眨眼睛,然后似乎饶有兴趣的收回视线,向着厨房叫了一声:“夏洛特,去开门。”
他发现门外站着的是一只银发赤瞳的大萝莉,在她身后还跟着一座小山般的筋肉巨人的身影。
伊莉雅在隐藏这么久,仔细观察了这么多天之后,终于发现了关键,现在找上门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