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ii4好文筆的小说 《靈劍尊》- 第992章 亲自出手 -p1A5Lu

qrz3k优美小说 – 第992章 亲自出手 -p1A5Lu
靈劍尊

小說靈劍尊灵剑尊
第992章 亲自出手-p1
“当我们感觉到不对劲之时,江长老已经身陨当场,连尸骨都化为了齑粉,听他人所说,那人仅出了一招,就把江长老焚杀至死,任何人都没能预料到。”
听到这里,姜千绝不禁惊疑一声,他深知江步霄的实力,对方能只手挡下势大力沉的赤焰重剑,可见实力高深,难怪江步霄会死得如此之快。
正因为这个原因,姜千绝才迟迟没能夺取谷主之位,他在等,等待一个绝佳契机。
“这下麻烦了。”一众七星谷长老扫视着周围,面庞变得难看。
楚行云焚杀江步霄后,再放狂言,说随时恭候姜千绝到来,现在,姜千绝出现了,还带领一众七星谷长老浩荡而去。
“哦?”
“本来,我们还想去查探一番,但那人的居住地,乃是青尘阁,认真斟酌之后,不敢妄自行动,免得扰乱大长老的计划。”
语落,金芒爆闪。
毕竟,傅啸尘虽已大权旁落,身受重伤,但在名义上,他依旧是七星谷之主,纵使姜千绝如何得势,也不敢现在出手。
此刻,他冷冷扫视着下方的人群,眼瞳微凝,一抹凌厉金芒掠过,竟带有一丝上古气息。
万剑阁的巨大变动,姜千绝自然知晓,他还知道,苏靖安和楚行云交情深厚,所以听到此事之后,下意识想到了万剑阁。
听到这里,姜千绝不禁惊疑一声,他深知江步霄的实力,对方能只手挡下势大力沉的赤焰重剑,可见实力高深,难怪江步霄会死得如此之快。
“三日时间,不长,倘若一来一回的话,只能堪堪离开七星谷,如此看来,那人的确是一名隐世散修,而非来自万剑阁。”姜千绝忖了忖下巴,低声自语道。
一众人群奔掠于空,撕裂出刺耳的破空声,气势浩荡,很快就吸引了无数人的注目,整座青陵城,再度震荡,人人震惊。
见姜千绝低头沉思,一众长老不敢言语,眼珠子不停打转,都想着置身事外。
这道身影,是一名中年男子,约莫五十岁,着黑衣,身型略显得削瘦,五官犹如刀削斧凿那般,透出着阴森之感。
那一尊庞大的双头大蟒狂暴冲出,杀戮气息肆虐,似要将楚行云一口吞下!
听到这里,姜千绝不禁惊疑一声,他深知江步霄的实力,对方能只手挡下势大力沉的赤焰重剑,可见实力高深,难怪江步霄会死得如此之快。
“姜千绝,你身为七星谷长老,来到傅谷主的居所,不仅没有行礼,还胆敢直接出言爆喝,让青尘阁震荡不休,在你的心中,可还有傅谷主?”
他声音一沉,冷漠宣判道:“古语言,杀人须偿命,现在,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“我不过闭关数日,青陵城就发生如此大事,那个江枫死了,倒也就算了,但江步霄的死,将直接影响我的声誉,这一点,难道你们都不清楚吗?”中年男子再度低喝,他浑身上下都蔓延着怒意,让一众阴阳强者不敢直视。
“就是你杀了江枫和江步霄?”姜千绝挑了下眉毛,随后,他也不等楚行云回话,身上,一股妖异金芒绽放,化为一尊庞大的双头大蟒,嘴巴张开,逼近到楚行云面前。
“本来,我们还想去查探一番,但那人的居住地,乃是青尘阁,认真斟酌之后,不敢妄自行动,免得扰乱大长老的计划。”
“大致调查清楚了,但……”一名七星谷长老站起身来,他刚开口,姜千绝神态骤变,冷声一喝:“说!”
“那人来到青陵城后,出手如此强势,甚至还敢当众叫嚣于我,这件事并不简单。”姜千绝微眯着双眼,目光抬起,问道:“那人此刻还在青尘阁?”
一众人群奔掠于空,撕裂出刺耳的破空声,气势浩荡,很快就吸引了无数人的注目,整座青陵城,再度震荡,人人震惊。
听到这里,姜千绝不禁惊疑一声,他深知江步霄的实力,对方能只手挡下势大力沉的赤焰重剑,可见实力高深,难怪江步霄会死得如此之快。
这一股风潮,愈发高涨,待姜千绝抵达青尘阁,四面八方处,早已聚集了无数人群,黑压压的一片,无不是投以好奇目光。
楚行云焚杀江步霄后,再放狂言,说随时恭候姜千绝到来,现在,姜千绝出现了,还带领一众七星谷长老浩荡而去。
“启禀大长老,江长老前去报仇之时,我们对此事不甚明了,更何况,对方的修为不过阴阳四重,远不及江长老,我们下意识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”
那一尊庞大的双头大蟒狂暴冲出,杀戮气息肆虐,似要将楚行云一口吞下!
“就是你杀了江枫和江步霄?”姜千绝挑了下眉毛,随后,他也不等楚行云回话,身上,一股妖异金芒绽放,化为一尊庞大的双头大蟒,嘴巴张开,逼近到楚行云面前。
“大致调查清楚了,但……”一名七星谷长老站起身来,他刚开口,姜千绝神态骤变,冷声一喝:“说!”
幽深宫殿中,一道身影缓步走出,步伐虽缓,但每走出一步,虚空就蔓延出一股威压,重重降临,压得所有阴阳强者满头大汗。
姜千绝整张面庞沉了下来,眼中金芒闪烁不休,思索了片刻后,他冷哼一声,大刀金马的端坐在首位处,直接道:“焚杀江步霄之人,你们是否调查清楚了?”
毕竟,傅啸尘虽已大权旁落,身受重伤,但在名义上,他依旧是七星谷之主,纵使姜千绝如何得势,也不敢现在出手。
“我不过闭关数日,青陵城就发生如此大事,那个江枫死了,倒也就算了,但江步霄的死,将直接影响我的声誉,这一点,难道你们都不清楚吗?”中年男子再度低喝,他浑身上下都蔓延着怒意,让一众阴阳强者不敢直视。
如此情况下,他们如果蛮横出手,或者直接威逼傅啸尘,都会引来无数非议。
“就是你杀了江枫和江步霄?”姜千绝挑了下眉毛,随后,他也不等楚行云回话,身上,一股妖异金芒绽放,化为一尊庞大的双头大蟒,嘴巴张开,逼近到楚行云面前。
宛如煙火 榴蓮蘇
“三日时间,不长,倘若一来一回的话,只能堪堪离开七星谷,如此看来,那人的确是一名隐世散修,而非来自万剑阁。”姜千绝忖了忖下巴,低声自语道。
毕竟,傅啸尘虽已大权旁落,身受重伤,但在名义上,他依旧是七星谷之主,纵使姜千绝如何得势,也不敢现在出手。
但现在,他基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,三日来回,三十岁,体修,能随意操纵恐怖火焰,绝不可能来自万剑阁。
幽深宫殿中,一道身影缓步走出,步伐虽缓,但每走出一步,虚空就蔓延出一股威压,重重降临,压得所有阴阳强者满头大汗。
毕竟,傅啸尘虽已大权旁落,身受重伤,但在名义上,他依旧是七星谷之主,纵使姜千绝如何得势,也不敢现在出手。
“好,那我亲自去会会他!”姜千绝眼中的金芒暴涌,充斥着整一双眼瞳,语落,身形纵跃,瞬间消失于大殿之中,速度快得惊人。
姜千绝整张面庞沉了下来,眼中金芒闪烁不休,思索了片刻后,他冷哼一声,大刀金马的端坐在首位处,直接道:“焚杀江步霄之人,你们是否调查清楚了?”
那名长老打了个寒蝉,急忙道:“那人约莫三十岁,男子,身型削瘦,面庞蜡黄,修为达阴阳四重,武器为一柄权杖,能够吞吐出恐怖火焰,除此之外,他似乎还是一名体修,曾只手挡下江长老的一剑。”
便在这时,一道嗤笑话音响起,清晰传入到所有人的耳膜之中,只见声源处,楚行云从青尘阁内不急不缓的走出,双眸不闪不避,直然正视着姜千绝。
楚行云焚杀江步霄后,再放狂言,说随时恭候姜千绝到来,现在,姜千绝出现了,还带领一众七星谷长老浩荡而去。
那名长老打了个寒蝉,急忙道:“那人约莫三十岁,男子,身型削瘦,面庞蜡黄,修为达阴阳四重,武器为一柄权杖,能够吞吐出恐怖火焰,除此之外,他似乎还是一名体修,曾只手挡下江长老的一剑。”
此刻,他冷冷扫视着下方的人群,眼瞳微凝,一抹凌厉金芒掠过,竟带有一丝上古气息。
他们没想到,此事会引来如此多人的注目,如今的青尘阁,几乎被人群团团笼罩住,他们的一举一动,都将暴露在众人眼中。
所以,他们对江步霄的死,并没有太在意,刚才所说的话,更多的,是在推卸责任,不想跟这件事扯上任何关系。
一众人群躬着身,嘴中颤颤说出话音。
毕竟,傅啸尘虽已大权旁落,身受重伤,但在名义上,他依旧是七星谷之主,纵使姜千绝如何得势,也不敢现在出手。
所以,他们对江步霄的死,并没有太在意,刚才所说的话,更多的,是在推卸责任,不想跟这件事扯上任何关系。
万剑阁的巨大变动,姜千绝自然知晓,他还知道,苏靖安和楚行云交情深厚,所以听到此事之后,下意识想到了万剑阁。
姜千绝整张面庞沉了下来,眼中金芒闪烁不休,思索了片刻后,他冷哼一声,大刀金马的端坐在首位处,直接道:“焚杀江步霄之人,你们是否调查清楚了?”
“三日时间,不长,倘若一来一回的话,只能堪堪离开七星谷,如此看来,那人的确是一名隐世散修,而非来自万剑阁。”姜千绝忖了忖下巴,低声自语道。
“就是你杀了江枫和江步霄?”姜千绝挑了下眉毛,随后,他也不等楚行云回话,身上,一股妖异金芒绽放,化为一尊庞大的双头大蟒,嘴巴张开,逼近到楚行云面前。
如此情况下,他们如果蛮横出手,或者直接威逼傅啸尘,都会引来无数非议。
“没错,一步都未曾离开。”一名七星谷长老立即道。
毕竟,傅啸尘虽已大权旁落,身受重伤,但在名义上,他依旧是七星谷之主,纵使姜千绝如何得势,也不敢现在出手。
“启禀大长老,江长老前去报仇之时,我们对此事不甚明了,更何况,对方的修为不过阴阳四重,远不及江长老,我们下意识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”
“好,那我亲自去会会他!”姜千绝眼中的金芒暴涌,充斥着整一双眼瞳,语落,身形纵跃,瞬间消失于大殿之中,速度快得惊人。
那名长老打了个寒蝉,急忙道:“那人约莫三十岁,男子,身型削瘦,面庞蜡黄,修为达阴阳四重,武器为一柄权杖,能够吞吐出恐怖火焰,除此之外,他似乎还是一名体修,曾只手挡下江长老的一剑。”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