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陌柚雪-235尋找證據展示

炮灰女配不想轉正
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
小黑顺从召唤而来。
“主人,我不要孵蛋啊!”
它一出现就哭泣的扑进林曦的怀中,豆豆眼中不断的流下眼泪,真是令人看了也觉得心疼。林曦轻抚着小黑的羽毛细声细语的安慰着。
“小黑乖,这两天我们不孵了,过两天再孵。”
被红招带回过来的王二郎,神色尴尬,这不是要要孵蛋吗?而且为什么那只鸟还一脸感恩戴德的模样!王二郎身为乡间少年,刚刚接触修炼,不知,这重明鸟的可贵性,而一旁的红招却是看呆了眼。
重明鸟已经算是接近神兽级别的妖兽了,这个姑娘究竟是什么人?
“有什么事吗?红招姑娘。”林曦注意到红招的目光转身问道。
红招回过神,又恢得了常态:“林姑娘,那想见的那名人证已经到了。是否要现在传召。”
“既然如此,让她过来吧。”见肯定是要见的,林曦只有三天的时间,时间并不多。
得到命食的红招去将人带过来,王二郎靠近小黑,好奇的望着这只漂亮的大鸟,伸出手想逗弄一下他,却被小厌弃的瞥了一眼,还啄了一口,王二郎抱着手疼得眼泪直流,小黑门冷哼一声扭过头,表示出对王二郎的不屑,看来就算进化成了重明鸟,小黑这别扭的性格仍然没有改变。
林曦正替王二郎治疗着,红招就已经将人给带到。
那是一个样貌清秀的平民,有几分姿色,并且胆小柔弱,连林曦的正脸都不也瞧。双手一直握在一起,很害怕的样子。哪怕林曦的态度很温和,但是这名女子还是很紧张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熱門都市异能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陌柚雪-235尋找證據
林曦在桌上施法变出糕点与茶水,将那女子拉着坐下,就像只是唠嗑一般。看着精致的糕点,女子咽了咽口水,林曦拿起一块递到她的手上。
“小…荷…”
女子结结巴巴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,是一个非常简单清雅的名字。
“小荷,你好,我叫林曦。”林曦向小荷自我介绍道。
如此平易近人的态度,几乎让小荷忘记眼前跟她说话的人是一个修者,对方好像就只是她一个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,望着态度和善的林曦,小荷终于是露出了笑容,她吃着从未吃过的点心,甜意在口腔中蔓延,她身上紧张的情绪终于消散。
林曦并没有着急问她话,而是等她完全吃完,才开口问道。
“对不起,我知道这可能会勾起你不好的回忆,但这件事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重要,希望你能对我如实相告。”
在来的时候小荷已经听那些人说,是为了什么找她过来,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当林曦提起时,她还是害怕得抖了一下,毕竟那件事对于她来说影响太深了。林曦见她如此害怕,又说了一声对不起,轻轻的牵住她的手。
“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可能因为这个人身上传来的气息实在太温柔了,所以小荷又安心下来。于是她哭着向林曦讲起了那晚的事情。
小荷只是普通的绣娘,她是采花贼盯上的第六个人。
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ptt-235尋找證據相伴
“那天我因为有一些绣品要去送,所以回去的时间晚了一些。”
小荷回忆起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因为采花贼的事情在城里都传遍了,所以她回去时特地挑了大路,就在快到家门口时,她还感叹今天没发生什么事,然而没想到在离家门一步之遥时,被人从后面打昏。
“等一下,你是说你是被人从后面打昏的,所以你并没有看到那贼人的脸吗?”林曦打断她。
小荷点头:“是的,我被打昏了,醒来时看到的是那个叫苍澜的男人。”
小荷突然眼红着低下头:“我一开始还将他认为是拯救我的英雄。”说着,她开始掉眼泪。她那时那么相信他,甚至是鼓起勇气去帮助他一起找线索。然而没想到…
“那你为什么后来会认为苍澜是那采花贼呢?”林曦疑惑道,那眼泪不像是假的。
小荷捏紧身上的衣物:“因为镯子。”
原来,那采花贼每次行凶后,都会取下受害者身上的一样东西,金钗,耳坠,手帕…小荷虽然最后没有被得逞,但是她母亲给留给她的手镯没有了,那时他们都推测,手镯肯定是被采花贼那去了。
然而最后小荷无意之中,在花澜的房间之中发现了他的手镯。不仅是手镯,就连其他受害者的贴身之物,后来也逐渐被找到。
“就因为这样,你们就认为苍澜是凶手了吗?”林曦疑惑道,这也太草率了吧,顾寒之看着也不像那么草率的人,失物可能是真正的采花贼放在苍澜的房间内嫁祸给出他的不是吗?
“难道不是吗?我们都亲眼看到了呀。”
在将这件事报告给城主之后,他们立刻就去搜寻了出门的苍澜,结果发现的是七具尸体和正抱着尸体的苍澜。城主府固若金汤,那采花贼怎么可能入城主府将东西放入苍澜房间,嫁祸给他,而且那采花贼出现的第一天,也是苍澜到乌城的时间,这一切也太巧合了。
熱門都市小说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笔趣-235尋找證據閲讀
说着小荷的脸上浮现出厌恶,为自己之前相信苍澜而痛恨。
她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盘拖出后,小荷看向林曦。
“林仙长,你如此高贵美丽,千万别被那个骗子利用,他就是想利用你来洗脱罪名。”
看来小荷是恨透了苍澜才会如此叮嘱林曦。
林曦只是保持着淡淡的微笑,没有说话。她亲自送小荷离开,直到小荷完全离开了城主府,林曦感到不到她的气息,她才将与王二郎一起玩的小黑叫到跟前来。
“如何,可有在小荷身上感受到魔气?”她询问道。
小黑对于灵力十分敏感,如何是小黑的话,应该更容易查觉到魔或者魔修的气息。小黑摇头,他什么也没有感受出来,那个小荷只是个凡人罢了,不具备任何修为。如此看来,目前这个小荷不像是在说谎。
至于,城主府的固若金汤。
“不必试了”顾寒之从屋顶从天而降。
原来他刚刚一直在偷听,虽然他尊于林曦的身份,但是有苍澜这个先例,他还是担心小荷的人身安全,然而却没有想到,林曦降服了重明鸟,又如此和善的对待着小荷,没完没有用身份欺压对方,而是循循善诱的让荷自己说出来,完全没有用逼迫的手段。
修真者中,很少有像她这般平易近人的。
见顾寒之的到来,林曦完全没有惊讶,倒是一旁的王二郎惊讶不已,激动而不又不敢靠近的崇拜的看着他。林曦明白,这对于元婴修者而已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而已,她现在更想知道的是另一件事。
“为何这么说?”既然顾寒之对于自己的城主府的防卫非常有自信,总是要有个理由的不是吗?
顾寒之捻了一个诀,顿时整个城主府开始发光。那是一个隐藏着的法阵,这个法阵将整个城主府包围着,若是没有主人的允许,是无法进来的,否则便会启动法阵的攻击,而且还会引起他的注意,再说能在一个元婴修者眼皮子底下行动,将脏物栽赃,这本身就是很难的事情。
所以顾寒之才会坚信苍澜是凶手。
无论是从修为能力,还是作案机会上,苍澜完全符合。
“可是动机呢?”林曦问出关键的一点。
于林曦而言,她会这么相信苍澜就是因为苍澜完全没有做这种事的动机,苍澜作为一个正道弟子,有着非常好的灵根,以及优秀的天份,他完全不像魔修,需要靠采阴补阴这种下作手段,而且苍澜想要,浩阳派一大堆想要献身的。
她们的样貌也是人间少有的。
“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可是一切的证据都已经指向了他。”于顾寒之而言,就算不知道动机,一切的证据也摆在了这里。
“可是会不会本来就是城主府的人做的。”在一旁一直抱着小黑默默听他们两的说话的王二郎突然说道。
这一番点醒了两人。
虽然可能只是一种假设,万一是有魔修伪装成了城主府中的某一位士兵,获得了入城主府的权限,然后将脏物放到苍澜的房间,并且在他们抓拿苍澜时悄悄的混进士兵的队伍中的话,一切都说得通了。
王二郎一脸蒙的看着林曦和顾寒之忽忽忙忙的跑掉,甚至林曦从他怀中抱起小黑,又将他一个人给留下来。
顾寒之召来城主府的所有士兵,让林曦挨个检查,由于这是最大的可能性了,所以林曦让小黑检查得仔细一点。因为林曦的命令,小黑检查了一波又一波的人,反反复复将百十号人检查了整整三遍。
林曦还打算再让它查一遍。
“放我回去孵蛋吧!”
小黑哭着想跑,但是却被熟悉的纯阳仙线给绑住。于是它开始在地上打滚。
“主人又在欺负我,我都说了没有了嘛!”
这三遍检查下来,小黑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可遗的人。
“万一那人已经跑了呢!”它还哭着如此说道,如果是人跑了的话,也就完全不怪它了嘛。
林曦瞧着觉得可怜,但终于放小黑回去了,小黑表示终于可以回去孵蛋了。
小黑回去后,林曦失落的低下头。如果找不到真凶的话,就很难替苍澜洗脱冤屈了。这么想着,她的眼角落下一滴泪,望着林曦伤心的模样,顾寒之想到了自己逝世的母亲。
“林姑娘误急,我让红招去调查一下,是否有士兵突然消失。”他如此说道。
顾寒之的话让林曦为之感动。
“谢谢你。”她没想到这个萍水相逢的人会如此的帮助自己。
果然不仅是这一份善良以及对同伴的信任,就连笑容也很像,他记得母亲很爱笑,笑容也特别美,然而母亲在六年前,突然被刺客刺伤离世。明明他的母亲是如此的强大,最终却是倒在血泊之中,脸色苍白。
母亲在离世前特地嘱咐他一定要照顾好雪儿。
所以他对雪儿的事,事事上心,雪儿想要的他也尽量达成。除了雪儿想让他放苍澜出来。
雪儿被他所宠坏了,不问对错,证据,一味的求他放过苍澜,从未向眼前的女孩一样去收集证据,来证明苍澜的清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