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奶爸 起點-第一百五十七章 大佬,這是真大佬!看書

蓋世奶爸
小說推薦蓋世奶爸盖世奶爸
菜市场门口,陆天龙提着两包菜,时不时看两眼走过去的妙龄女女郎。
看美女这种事,也没别的想法,就是觉得看了舒服。
哗啦。
眼神还没收回来,前面跳出来十几个大汉。
手提钢管,凶神恶煞。
若是普通人,怕是会被吓得转身就跑。
陆天龙没动,他已然看到了人群后面的王有才:“王总,这是何意啊?”
王有才开口便无善言: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想打断你的狗腿,给你个警告。”
精彩言情小說 蓋世奶爸 愛下-第一百五十七章 大佬,這是真大佬!讀書
陆天龙轻笑:“看来你不是很聪明的样子。”
王有才只有一脸冷笑:“希望你一会还能这么嚣张的跟我说话。”
说完看向身边的一个彪形大汉:“火山哥,就是这小子,给我打断他的腿。”
火山哥差不多两米高,状如牛,似座山。
头发染成火红色,跟这名字般配得很。
往前一站,活脱脱一个社会败类。
冷艳看向陆天龙:“小子,连我兄弟都敢动,胆挺肥啊。”
陆天龙挑眉:“你很吊吗?”
火山哥的马仔一听当即骂了出来:“草, 连我们火山哥都不认识,还敢出门,老子一会打死你。”
“我们火山哥是这一片的老大,头上是曹武,武爷知不知道?”
“曹武?”陆天龙不屑一笑。
接着道:“要动手就快点,我还赶着回家给老婆做饭呢。”
“卧槽。”对面火山哥可是乐了:“在这片我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呢。”
“兄弟几个,先打断腿。”
一群小弟冷笑着上前。
打人这种事,家常便饭。
“陆先生。”
只是一群人还没动手,陆天龙身后匆忙走过来一群人。
曹武带头。
身后跟着韦忠厚父子。
噗通。
曹武率先跪下。
接着是韦忠厚:“陆先生,老朽韦忠厚,今日带逆子韦轩前来请罪。”
韦轩甚至语气有几分颤抖:“对不起陆先生,之前是我瞎了眼,今日来领罪,还望陆先生高抬贵手,饶我一命。”
“日后我韦轩马首是瞻。”
“曹武……”陆天龙身后,火山哥当场愣住。
他是道上混的,曹武二字,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。
赶紧揉了揉眼睛。
吓得心里咯噔一下,差点跪了下去。
心狠手辣,杀人不眨眼,想火山这种人在曹武面前,连狗屁都不是,随手就能捏死。
还有韦轩,当地有名的富少。
韦忠厚,韦轩的亲爹,当年帮洛东城和刀疤九挡过刀的大佬。
这三人为何给陆天龙跪下了?
陆天龙则是一脸平淡,似笑非笑的看着曹武三人。
道歉,需要带诚意来的。
韦忠厚一把年纪,也算识趣。
起身捡起一边的砖头。
嘭。
直接砸在韦脑门。
鲜血飞溅。
韦轩躺在地上不断抽搐。
韦忠厚抬头看向陆天龙。
只是在陆天龙的脸上,还是那似笑非笑。
韦忠厚心里更凉,多出来的是狠厉。
嘭嘭。
照着韦轩的双手砸了下去。
双手被活生生砸断。
可陆天龙依旧没表态。
嘭嘭。
带着一阵骨裂声,韦轩双腿也被砸断。
紧接着,韦忠厚跪地,左手按在地上,右手抡起砖头。
咔嚓。
自己的左手也被砸断。
额头上满是冷汗,他却未哼一声,满是恭敬的看向陆天龙:“陆先生,是我教子无方,冒犯了您。”
“今日我废他手脚,自断一臂,求陆先生原谅。”
嘭。
诚意十足。
卑微如狗。
脑门磕地。
一边的火山看傻眼。
他是道上混的,清楚韦忠厚也算得上是个大人物。
可是现在……
他看得出来,现在陆天龙就算要韦忠厚死,对方也会毫不迟疑。
一边的曹武都像一条老狗……
他刚才还说要打断陆天龙的腿!
今天要死在这里。
韦忠厚也算是有诚意,陆天龙终于吸了一口气:“我不想在这九洲城看到他。”
呼。
韦忠厚如释重负:“谢陆先生不杀之恩。”
至于韦轩,此时已经不省人事,说不说话都不重要了。
韦忠厚拖着断了一只手的残躯,身后的两个保镖已经上前抬起了韦轩。
这是他之前就准备好的人手。
要么送他们去医院,要么给他们收尸。
随后转身,对着陆天龙又是一躬:“今天之内我会带这个畜生离开九洲城。”
曹武则是还跪在地上,等候发落。
火山哥瑟瑟发抖,站都快站不稳。
倒是身后的王有才不乐意了。
本来要来打断陆天龙双腿的,他可是豪言给二十万。
却见到有人给陆天龙下跪,一副很威风的样子,让他很是不爽。
他不认识什么曹武,只想弄死陆天龙。
上前拍了火山一把:“火山哥,别看了,快帮我废了他。”
废了他?
火山哥吓得一哆嗦。
一句话能决定韦忠厚生死,让曹武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男人。
他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。
此时恨不得一把把王有才这个蠢货掐死。
陆天龙似笑非笑,扭头看向王有才一群人。
不屑道:“曹武,这有个人说是跟你的,还是这一片的扛把子,方才扬言要打断我的双腿,你来看看,认识不认识。”
“若是认识,帮我求求情。”
曹武原本松了一口气的心情,差点又是一口老血吐出。
韦轩的事他已经失了态。
再因为一个白痴手下得罪陆天龙,他要以死谢罪。
起身冷冷看向火山哥:“你说的?”
“我……”火山哥艳了一口口水,噗通一声跪下:“武……武爷,我错了。”
嘭。
曹武起身的时候,捡起了之前韦忠厚丢下的砖头。
一板砖砸在火山脸上。
鲜血直流,瞬间破相。
然而火山不敢惨叫,连脸上的鲜血都顾不得擦拭,额头磕地:“对不起武爷。”
“我不知道陆先生是您朋友,不然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啊。”
“求武爷饶命。”
“都是王有才,是他让我找陆先生麻烦的,他说给我二十万。”
“我错了武爷,求求您,求您放我一条生路。”
他内心只有无尽恐惧。
韦忠厚那样的人在陆天龙面前能侥幸活命。
他这种小人物,生死不过曹武翻手间。